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为了保住家只好献身

时间:2018-09-15
三十六岁的锺英今年可以说是流年不利,丈夫志华下岗了,而儿子又患上可怕的病。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这天,锺英带着儿子去找专科刘医生看病。刘医生今年四十出头,由于刘医生医术出众,来找刘医生看病的人也特别多。而锺英经常带儿子来看病,和刘医生也熟悉起来了,刘医生看到今天的病人多,就对锺英说:「今天来看病的人多,不如你中午带儿子到我家吧。」锺英想了想,这样也好,起码又可以省点医药费。
中午,锺英和儿子食完饭,和老公说了一下,志华说:「要过去也不收拾一下自己,首先形象很重要。」对,我怎么忙昏头了,锺英赶忙洗脸梳头,换上了套裙。就直奔刘医生家里。
刘医生这两年由于赚了不少外快,在滨江路买了一套房子自己一个人住。一个人住最大的好处就在于自由。休息时朋友们都来这玩,一大堆人又玩又唱可以弄一整晚。刘医生知道锺英要来,特地把房子收拾起来。
不一会,门铃就响了。打开门锺英站在门口:「不好意思,刘医生,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係,反正我有空,无事。」刘医生把锺英让进了门,他详细问了锺英儿子的病情后说:「我要对他做一下仔细的检查,请带他到里面房间来一下。」
刘医生家里很大,有三间房,其中这间房子是用来帮人看病,所以很特别,一股很大的药味,还有一张诊查床。刘医生检查完后,给锺英儿子食了药,对锺英说:「让他睡会,反正今天下午我休息,我们到外面去坐。」
锺英坐在沙发上,刘医生倒了杯水坐在锺英旁边。一边说着她儿子的病情,一边开始打量起锺英来。
锺英个子不是很高,但身材很匀称。说起来算不上漂亮,但也不讨厌。一身休闲装把她的打扮得分外妩媚性感。丰满成熟的风韵从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散发出来,雪白圆润的大腿从裙子下面暴露出来,闪耀着迷人的白光。外衣扣没有扣,里面是一件紧身的粉弹力衫,两个乳房很大。两只脚不大,外面穿着雪白的棉袜。
说起儿子的病情,锺英不禁抽泣起来,为了给儿子治病,家里的积蓄已经用得七七八八了,老公最近又下岗了,唉!锺英由于激动,胸前的高高耸起的双乳也随着抽泣而晃动,晃动时显得柔软而有弹性。
刘医生藉故帮锺英拭眼泪,右手像是无意地凑上去在锺英柔软的胸部摸了一把说:「你有什么困难跟我说,只要你愿意和我,你儿子就有救了,怎么样?」
「别这样,刘医生。」锺英拼尽全力挣脱了刘医生的拥抱,站了起来,「我不是那种轻薄的女人,你如果肯帮我们,我们会感谢你的,钱我会慢慢还给你的。」
「阿英,你别傻了,你今年三十多岁了,老公又下了岗,恐怕得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够还给我,能不能治好你儿子的病也难说了,有办法你也不会找我了,这世上的事就是有付出才有得到。钱我不缺,就说女人吧,想往我身上靠的多得不得了,我还懒得要呢,我就看你顺眼,我向你保证,就一次,你跟我一次,我把你儿子的病治好,以后保证不找你了,女人我玩不完呢。好不好,好,你就过来,不好,你出去,我还可以省点钱。」刘医生坐在沙发上,看着锺英,端起茶来一边喝着一边盯着她曼妙的身体扫来扫去。
「怎么办?」锺英听着刘医生要胁的话语,心里浪滔翻滚,她不想做出对不起志华的事,她的良心、她所受的教育告诉她要大声骂一遍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后摔门而去,但她这一去,儿子的治病就泡汤了,这,这……
「阿英,人要看开一点嘛,是不是。」刘医生站起来走到锺英的旁边,双手一伸就抱住了她,头俯在她的耳边轻轻说着,手利索地解着她的衣扣。
怎么办,怎么办,锺英只觉脑海一片空白,一会儿见到志华在骂她: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一会儿见到儿子病治好了,在生蹦活跳地玩。
在她混混沌沌间,她的上衣已经敞开,挺拔的双乳跳了出来,乳罩被扔到了地上,短裙褪到了地下,粉红色的内裤被拉到了膝盖上,当一根粗大热烫的阳具从后面直插她的股间时,她的大脑突然清楚起来,大叫道:「不,不要,啊……刘医生…啊……不要。」身子奋力扭动,将内裤拉回,欲要挣开刘医生的怀抱。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刘医生已经一把将她抱住,嘴巴立刻吻上了她半张的唇。当刘医生的舌头伸进她嘴里开始吸吮的时候,锺英才反应过来,她用力挣扎着想摆脱刘医生紧紧的拥抱,被吻住的嘴发出「唔……」含混不清的声音。
刘医生紧紧抱着梦想已久的丰满身躯,使劲摸揉着,那充满弹性的温暖肉体让他的脑子忘记了身边的一切。他嘴里含着锺英两片柔软湿润的嘴唇,舌头舔着她光滑坚硬的牙齿和滚烫跳动的舌头,吸吮着她的唾液,口中感到无比的甜美。
一对丰满的玉乳裸露在了刘医生的面前,他用手抚摩揉捏着,乳头由于自然的生理反应勃起了,立刻变大变硬,接着他便张嘴亲吻吮吸起来。而下体的蜜穴被刘医生用手隔着内裤抚摩着,锺英的反抗立刻减弱了下来,但她心里还在拚命反抗,不停告诫自己不能做对不起丈夫的事情,然而刘医生的热吻令她所有的防线都崩溃了,锺英情慾被挑拨了起来,不由自主地抱住刘医生宽阔的后背,轻轻喘息起来。
「看,你都湿透了。」
内裤被从丰满的臀部上剥下,褪到了大腿上,丝丝阴毛下的花瓣已经分泌出大量的淫水。
「讨厌!」
锺英羞红的脸扭向一边,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慾了,瘫软地倒在铺盖上,任凭刘医生把她剥得赤条条一丝不挂。
「来吧,宝贝。」刘医生紧紧地抱着她的娇躯,硬硬的阳具奋力往前插,顶在了她的阴道间,老练地插了进去。
锺英轻轻哼了一声,一种陌生的充实感从底下升起,她身体一软,心里暗叫道:「完了。」一行眼泪滚落下来。火热的阳具深入了她的体内,锺英心中一阵酸痛,她不想没了这个家,昨天晚上,她还要志华了两次,最后逼得志华用手摸了她阴部好一阵,锺英才在痉挛中有了高潮。高潮之后,她才沉沉地睡去。为了儿子,现在只能够这样了。
「别哭了,你看我不会比你老公差吧。」刘医生将她推着弯趴在床上,让她的屁股向后翘起,又快又猛地从后面抽插着。
这是她第一次被男人从后面干,一种陌生的刺激感从心中升起,只觉阳具的每一次插入都插到了志华从没达到的深度,时不时碰到里面敏感的软肉,每一次碰触都会激起一股强烈的快感,忍不住前后摇着屁股,寻找着他的抽插节奏,往来迎送起来,眼角的泪水渐渐乾涸,红晕再度涌上脸庞。在这最直接的刺激下,本已埋葬在心里的性慾又一次被撩拨起来。
由于昨晚要了两次,现在又被刘医生的一次次的抽插,锺英的阴道口有些红肿,黑黑的阴毛已经糊满了黏液。她的阴唇由于充血,红艳艳的,像鲜花一样绽开,花心所在的地方是阴道口,里面的黏液还在向外涌。锺英只觉得那根坚硬的肉棒像一根火柱,在阴道里熊熊燃烧着,烧得她娇喘不已,春潮四起,她不停地抽搐着呻吟道,「求你了,快点好吗?」被刘医生干了一个小时,他还没有完的迹象。锺英只求他快点。儿子就在另一个房间,醒了就不敢想像后果。
锺英白皙的身体随着刘医生的冲击颤动着,两手紧紧抓着床单,皱着眉头,神情看不出是快乐还是痛苦。坚挺光滑的乳房剧烈的颠簸着。
刘医生迷醉在她湿热狭窄的腔道里,坚硬的阴茎一次比一次更深的刺入她的身体,可能是男人的天性吧,每一次做爱刘医生有种强烈的征服欲和破坏欲,想要让锺英在他的攻击下彻底崩溃。刘医生抱着锺英的香肩,阴茎更加猛烈的深入她的身体。两人小腹撞击发出的声音盖住了她的呻吟和刘医生的喘息。
刘医生阴茎一阵阵地痉挛,「快了,我快要到了。」狂烈的喘息着。
锺英突然睁开眼,双腿扭动,慌乱的推着他的胸膛,急促的说:「不要,不要,不要射在我里面……」她的挣扎根本无法抵御刘医生狂暴的力量。而她的挣动只是带给刘医生更强烈的快感。
身上的男人呼吸变得又粗又短促,阴茎进出的速度也骤然加快,锺英明白男人的高潮快到了,她心里感到一种莫名的悲愤和羞辱,她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只能转过脸去,任凭男人在她的身上迅猛地耸动,眼泪再一次流出了眼角。
忽然,刘医生重重压在她身上,浑身绷紧,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吼。锺英感到阴道里的阴茎深深抵在自己的子宫里,正一跳一跳地喷射出炽热的黏液——刘医生把精液射进了她的身体。锺英皱着眉头闭着眼,嘴巴半张着,他每喷射一下她就发出一声呻吟。
「我…对不起老公,我被插进去射精了!」锺英痛苦地想,不禁哭了出来,脑子里一片空白。现在怎么办呢?此时在锺英的心中不敢想到家,隐隐中有一种非常对不起家庭、对不起自己的老公的感觉。一想到这些,锺英的心就像被针扎成了一样。她有意识地在逃避她的现状,她为自己这种淫蕩的品行而感到一种对于自己家庭的羞愧。
刘医生看到锺英接纳自己精液的姣态,兴奋地连喷了十来下才舒服地停止,无力地趴在锺英的身体上喘着粗气,手还不安分地揉弄着她的乳房。
锺英调匀了呼吸之后擦乾眼泪,推了推身上的刘医生。刘医生恋恋不捨地抬起身来,把已经软化的阴茎抽出锺英的阴道,而手指却还在贪婪地搓捏着她的乳头,「阿英,你真棒,我都快爽死了。」激情过后的乳房余韵未消,还在颤抖着,微微泛红。
锺英勉强支撑起绵软的身体,拿卫生纸擦了擦正在流出阴道的白色浊液,沖进了卫生间。
莲蓬头「哗哗」地放着热水,沖刷着一个赤裸丰满的胴体,晶莹的水珠顺着乌黑的长髮滑到洁白的肩膀和背部,然后淌过肥厚高翘的臀部和修长的美腿流到了地上,在下水口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
莲蓬头下的锺英双目紧闭,一只手揉搓着胸前高高挺立的双乳和乳房上紫红色勃起发硬如红枣般大的乳头,另一只手则探入两腿之中,在丰盛的阴毛下,肥厚的花瓣被手指揉搓搅动着,大量白色的精液在阴道口泛着泡沫,随着热水流淌到地上,锺英狠狠地沖洗着阴道,想把今天所受的羞辱通通沖洗掉。但精神和肉体上受到的创伤,使双腿终于支持不住酥软的身体,慢慢坐倒在浴室的地上,通红滚烫的脸贴着地上洁白的瓷砖,肥厚的大屁股高高撅起。
刘医生这时来到了卫生间的门口,看着身下女人的露出了雪白臀部,两腿之间浓密的阴毛依稀可见,肥厚的阴唇在毛髮的掩盖下若隐若现。她的媚态,使刘医生的慾望马上升腾起来,软化的阴茎又硬了起来,看到丰满的妇人将玉体裸埕在自己面前任凭自己玩弄,刘医生脑子里一片空白,双手摸索着她的臀部。锺英温顺地趴着,丰满的屁股毫无防备地呈现给身后的男人,有一声没一声地轻哼。刘医生掏着自己已经硬挺得不行的阴茎就向锺英的阴道插去。
锺英虽然知道今天难逃此劫,但也不愿就此放弃抗拒,因此拚命扭动身躯,想躲避开刘医生肉棒的进攻,然而除了腰肢能勉强扭动两下以外,身体的其它部位根本无法动弹,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刘医生抱着她丰满的臀部,把肉棒对準自己裸露无遗的花瓣,慢慢地插了进去。
「别这样……啊……啊…………啊……」
锺英现在除了破口大骂以外毫无办法。
「哇,好爽啊!」
刘医生开始抽插起来,粗大的肉棒再次快速地在锺英那湿润的阴道里进进出出着,并发出了「噗嗤、噗嗤」的不堪入耳的声音,这使得锺英更加感到屈辱,生理上的需求开始渐渐超过了心理上的牴触,随着抽插的逐渐加速加剧,她的嘴里发出了呻吟:「啊……啊……哦……你这……这个……啊……啊……」
「好……好……你的小穴紧紧的吸住了我的大家伙……唔……我……我快忍不住啦……」
刘医生不断的朝锺英的小穴挺去,同时也说出了自己的感受。而每当刘医生更用力的挺去时,锺英的臀部也就更疯狂的扭动着,因为锺英能感觉出刘医生粗大的家伙已经顶到了自己身体最深处的地方。
「……唔……英……我快要射精了……」刘医生似乎达到了射精的边缘而喘息的对锺英说着。锺英顿时感到无地自容,阴道和子宫壁又忍不住开始收缩,分泌出更多粘液。她的身体在期待着,也更加用力的夹紧刘医生的大家伙,同时更疯狂的扭动着臀部。
「……唔…阿英……我要射精了……
 「啊!……不行了…快要丢了!……啊!……」锺英鬓髮蓬鬆,销魂的呓语着。高潮中的锺英,胴体浑身颤动着,她的双手更是在刘医生的背上胡乱地抓搓着。
刘医生感觉到锺英的阴道中一阵收缩,热热的阴精喷洒到刘医生的龟头上,黏滑的淫液,正一股股地流出。而压倒在锺英身上的刘医生,也像条蛇般地紧缠着锺英,紧顶在花心上的燃烧火棒,舒坦地射出,汨汨的精液强劲地冲向锺英她阴户的深处……
锺英委屈地抱着双肩软瘫在卫生间的角落,就这样把她作为女人的本钱:乳房、阴户和屁股完全给刘医生佔有了。两片阴唇还在微微地张合着,淫液慢慢地由她小穴深处泌出……